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还东国的博客

行之苟有恒,久久自芬芳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转载)连那不可爱的,也一并爱了  

2013-07-24 10:06:01|  分类: 星海贝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自己的话:让我们原谅他们吧!!!

连那不可爱的,也一并爱了(转) 

注:转一篇好文章,我省女作家华姿的,关于爱与恨。


连那不可爱的,也一并爱了

 

 

    华姿(1962- ),编辑、诗人、作家。

 

 

    选自《在爱中学会爱》,武汉:崇文书局,2010年。

 

 

   

    亲爱的朋友,今天,我要跟你分享两封信。

    这第一封信,是一个预备杀人的人,在杀人之前,写给他的姐姐的。

    这第二封信,是一个无辜遇害的人,在她死去后,她的弟弟们写给那杀人者的亲属的。

    我们先来读第一封信。

    “……我无论如何也咽不下这口气,死也找几个垫背的。……在你读到这封信时,我大概已不在人世了。牢记:不要让美国这边敲诈钱财。我早有这个意思了,但一直忍耐到拿到博士学位。这是全家人的风光。古人云,久旱逢甘露,他乡遇故知,洞房花烛夜,金榜题名时。这人生四大目标,我都已尝过。人的欲望是没有尽头的。在美国虽然吃穿不愁,但上边有大富人,跟他们一比,我还是个穷光蛋。我对男女关系已有些腻烦了,近一步我对我攻了10年之久的物理已失去兴趣……我今天到这一步,也可以说是有父母的过错在内……最好不要让下一辈得知我的真相,否则对他们的将来不利。”(节选)

    我们再来读第二封信。

    “我们经历了突发的巨痛,我们在姐姐一生中最光辉的时候失去了她。

    ……当我们在悲伤和回忆中相聚一起的时候,也想到了你们一家人,并为你们祈祷。因为这个周末你们肯定是十分悲痛和震惊的。

    安最相信爱和宽恕。我们在你们悲痛时写这封信,为的是要分担你们的悲伤,也盼你们和我们一起祈祷彼此相爱。在这痛苦的时候,安是会希望我们大家的心都充满同情、宽容和爱的。我们知道,在此时比我们更感悲痛的,只有你们一家。请你们理解,我们愿和你们共同承受这悲伤。这样,我们就能一起从中得到安慰和支持。安也会这样希望的。”(节选)

   

    是的,我说的就是那个曾经轰动一时的中国留学生卢刚校园枪杀案。由刘烨主演的电影《暗物质》,就是根据这个著名的事件拍摄的。但是那个电影并没有转达出安所怀抱的那种爱。也许,导演对卢刚的世界是熟悉的,而对安的世界却是陌生的。又或者,导演对卢刚的那种恨是熟悉的,而对安的那种爱是陌生的。

    1991年的111日下午,在美国爱荷华大学物理系的一间教室里,一个物理学的研讨会正在进行。会议没开多久,卢刚突然站起来,从风衣口袋里掏出一把手枪,对准他的导师、师弟和另一个教授,将子弹连连射向他们。然后他奔向二层楼,开枪打死了物理系的系主任。随即他又回到那间教室,向已经倒下的三个人补了几枪。接着他奔向行政大楼,闯入副校长安·柯莱瑞博士的办公室,朝她的胸前和太阳穴连开两枪。安的助理也未能幸免。最后,卢刚举枪杀死了自己。

    我们读到的那第一封信,就是卢刚在这一天的上午写成的。

    我们读到的那第二封信,就是柯莱瑞博士的弟弟们,在她死去之后写下的。

    安·柯莱瑞博士出生于中国,是一位传教士的女儿。安是这所大学教育学院的教授,也是很多中国留学生的导师。一直以来,没有孩子的安,对待中国留学生,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。然而,她却死在接受她帮助最多的人手里。

    114日,柯莱瑞博士被宣布为脑死亡。也就是说,已经没有了抢救的必要。所有的维生设备都被拿走,三个弟弟亲眼看着姐姐衰竭下去,最后呼吸停止。他们在巨大的悲伤中,围着姐姐的遗体祈祷,然后写下了这封致卢刚家人的信。

    他们说,他们担心卢刚的家人会因为卢刚是凶手而遭受歧视,也担心卢刚的父母在接过儿子的骨灰时会过度悲伤。所以,他们写了这封信,希望这封信能给卢刚的家人带去一些安慰。

    他们竟然这么做。难道他们不愤恨吗?不愤怒吗?此时此刻,哭喊,乃至在哭喊中诅咒,不是他们最应该有的反应吗?但是,他们却没有。他们不只是没有愤恨和诅咒,而且还以同感和同情的心,去安慰对方,去分担对方的悲伤与悲痛。

    在安的葬礼上,三兄弟专门走到中国留学生中间,与他们握手,交谈。因为他们深知留学生内心的负疚与不安。真诚的微笑,流露的是心中的谅解与宽恕。许多女生都哭了,许多看起来很坚强的男生也哭了。

    主持葬礼的牧师说:“如果我们让仇恨笼罩这个葬礼,安的在天之灵是不会原谅我们的。”

    之后,三兄弟把安的遗产全部捐给了学校,学校用这笔钱设立了一个外国留学生心理研究基金。而卢刚的后事,也得到了妥善而周详的安排。

    那么,他们为什么这么做呢?对于伤害自己的人,他们为什么不去复仇,反去关爱呢?

    安的好友玛格瑞特教授的回答是:“这是因为我们的信仰。在这个信仰中,爱高于一切,宽恕远胜过复仇。”

    是的,对于基督的信仰者来说,爱上帝,也必定爱那些跟自己一样由上帝而获得尊贵地位的人,即便那是一个罪人。对于基督的信仰者来说,为复仇的心所胜,就是为恶所胜,一旦为恶所胜,就把生命降低了。

   

    16年后,也就是2007年的416日,美国弗吉尼亚理工大学发生了一起韩国留学生赵承熙枪击案。跟卢刚一样,赵承熙在开枪打死32个人之后,也开枪打死了自己。

    但是,在之后举行的守夜祈祷会上,人们却点亮了33根蜡烛,而不是32根。他们要为33个生命祈祷,而不是32个。也就是说,他们既要为那32个受害者祈祷,也要为那一个加害者祈祷。

    主持这个守夜仪式的牧师说:“这里的每一根蜡烛都象征着一个生命,它们现在都很平静,我相信他们都在上帝那里得到了安息。当那位凶手在开枪的时候,我相信他的灵魂在地狱里,而此刻,我相信上帝也和他的灵魂在一起,他也是一个受伤的灵魂”。

    而在420日中午举行的悼念仪式上,弗吉尼亚理工大学放飞了33个气球,而不是32个;丧钟敲响了33下,而不是32下。

    21日,学校在广场上安放的悼念碑也是33块,而不是32块。也不是只有32块悼念碑旁有鲜花和蜡烛,而是33块悼念碑旁都有鲜花和蜡烛。人们也不是只在32块悼念碑下留下纸条,而是在33块悼念碑下,都留下了纸条。

    在赵承熙的悼念碑下,有两个纸条这样写着:

    “希望你知道我并没有太生你的气,不憎恨你。你没有得到任何帮助和安慰,对此我感到非常心痛。所有的爱都包含在这里。劳拉”。

    “赵,你大大低估了我们的力量、勇气与关爱。你已伤了我们的心,但你并未伤了我们的灵魂。我们变得比从前更坚强更骄傲。我从未如此因身为弗吉尼亚理工的学生而感到骄傲。最后,爱,是永远流传的。艾琳”

   

    这时我就哭了。对着电脑,我流了很久的泪。但是,我并不是因为感动,也不是因为震撼。而是因为,借着这件事,我一下子就看清了自己生命的真相,也看清了我所在的这个社会的真相。这个真相就是:我或我们,都还没有学会这种爱。

    已故学者余虹先生针对赵承熙事件,写过一篇很好的文章《有一种爱我们还很陌生》。其实我并不陌生,我很了解这种爱。还有很多人也跟我一样,不仅了解这种爱,也相信这种爱。

    有一种爱,我并不陌生,但是我还没有学会,所以我哭。

    有一种爱,我很相信,但是我的相信还只是停留在意识上,所以我哭。

    听说马家爵被枪决之后很久,他的骨灰都留在那里,没人去取,甚至他的父母也没有去取。因为在他的家乡,他的家庭已经为此背上了恶名,倘若再把他的骨灰带回老家安葬的话,他的家人担心,这个家庭恐怕会因此遭受更多的歧视和咒骂。

    就是这样的,我们若要烧香的话,一定是烧32根,而不是33根;我们若要送花圈的话,一定是送32个,而不是33个;我们若要放鞭的话,一定是放32架,而不是33架。总之是:我们一定会为受害者流泪,却决不会为加害者流泪。因为在我们的意识里,只有受害者是不幸的,而加害者是死有余辜的;只有受害者是受伤的灵魂,而加害者不是,他只能是万恶的灵魂,他禽兽不如,乃至,他已然不是一个生命。

    但事实却是:他仍然是一个生命,而且是尊贵的生命。而生命的价值永远高于一切,既高于敌我的区别,也高于善恶的区分。

    一个生命的凋落是令人悲伤的,然而,一个生命的堕落也是令人悲伤的。不仅因为堕落的生命也是尊贵的生命,还因为,受害者是被恶所伤害,而加害者是被恶所奴役。被伤害是不幸的,而被奴役,也是不幸的。

    耶稣说:“要爱你们的仇敌,并且为迫害你们的祷告。这样,你们才可以做天父的儿女。因为天父叫太阳照好人,也照坏人;他降雨给行善的,也给作恶的。……假如你们只爱那些爱你们的人,有什么功德呢?就连罪人也爱那些爱他们的人。假如你们只善待那些善待你们的人,有什么功德呢?就连罪人也会这样做。”

    生命就像暗物质,如果上主的光辉从来没有照耀过它,它自己怎么能够发出光来呢?就像黄昏里的那棵石榴树,如果夕阳没有照射它,它的枝叶又如何能够闪闪发光呢?如果没有那万爱之源绵绵不断地供给与充满,他们和他们,又怎么能够既爱那个受害者,又爱那个加害者呢?

    这时我就祈祷说:上主啊,他们因为爱你,连那不可爱的,也一并爱了;连那本应该憎恨的,也一并爱了。为此我赞美你。你创造了万物,也创造了爱。你的名字是应该赞美的。

   

    卢刚为什么杀人?赵承熙为什么杀人?马家爵又为什么杀人?而且杀的都是老师和同学?原因可能很多,但归结起来,其实只有一个:因为恨。

    那么恨又是怎么产生的呢?也许有许多原因导致了恨的产生,但归结起来,其实也只有一个:因为爱的缺失。

    根据有关报道,卢刚在杀人之前,与老师、同学乃至学校的关系,都处在紧张的状态。因为与导师龃龉,因为找工作不顺利,因为寄予很高期望的论文最终没能获奖。总之是,因为感到失败。

    因为感到失败而绝望,因为感到绝望而仇恨,而仇恨的结果是毁灭。不只毁灭别人,也毁灭自己。这柄仇恨之剑,不只是刺穿了别人所爱的人,也刺穿了自己所爱的人,以及爱自己的人。

    仇恨的结果必然是这样。

    因此,被仇恨所伤害是不幸的,而被仇恨所奴役也是不幸的。被仇恨所伤害是苦难,而被仇恨所奴役的,也是苦难。所以牧师说:“他也是一个受伤的灵魂。”所以劳拉说:“你没有得到任何帮助和安慰,对此我感到心痛。”

    我也心痛。因为很多时候,我们可能都跟卢刚一样——不只是你,我也是,活着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很多时候,我们都会感觉失败,沮丧,气馁,乃至绝望。因为努力却不被承认,付出却没有收获,生命就像被风吹散的云,又像到了季节却结不出果子的树,不被喜爱,不被迎迓,却被漠视,却被拒绝。

    但是,这个时候,就在这个时候,如果有人走过来,哪怕只有一个人走过来,可能也只要一个人走过来,看着我的眼睛,真诚地对我说:“其实你很棒”。人生的光景也许立即就会改变。

    想想马家爵吧,如果当时有个同学走过来对他说:其实我们都很欣赏你。其实我们都很喜欢你。结果会怎样?结果会不会改变?完全地改变?我想应该会的吧,一定会的。有时候,可能只是一句话,也只要一句话,就能把一个人从仇恨中抢救出来。

    遗憾的是,总是没有人对我们说那句话,我们孤单、气馁、绝望,可是没有来对我们说那句话。正是因为没有人来对我们说这句话,所以我们要自己对自己说这句话,自己对自己说:其实你很棒,其实我很欣赏你。

    是的,我们要自己欣赏自己,自己爱自己。只有在自己欣赏自己、自己爱自己的时候,面对他人的光彩和光荣,我们才有可能:赞赏而非不平,羡慕而非嫉妒。《圣经》里说:“嫉妒是骨中的朽烂”。也就是说,嫉妒首先破碎的是自己,然后才有可能是别人。

    如果你觉得没有一个人爱你,那么你要相信,造你的那一位,他一定爱着你。如果你觉得没有一个人爱你,那么你要相信,有一个人一定爱着你,自始至终都爱着你。这个人就是你自己。因为没有人能够阻止你爱自己。你要爱自己。你必须爱自己。当你觉得没有一个人爱你的时候,甚至当你觉得上帝也不爱你的时候,你就要更爱自己——更有尊严地活着,更美善地活着,更健康地活着。

    你若爱自己,你自然就会建立自己,使自己更好,而不是更坏,使自己更茁壮,而不是更衰败。你若不爱自己,那么,纵使全世界都来爱你,也是没有用的。你还是会自怜自艾,乃至自暴自弃;你还是有可能被仇恨所操纵、所吞噬,在毁灭别人之后,再来毁灭你自己。

    耶稣说:你们不要论断人,就不被论断。

    耶稣说:你们不要定人的罪,就不被定罪。

    耶稣说:你们要饶恕人,就必蒙饶恕。

    耶稣说:你们愿意人怎样待你们,你们也要怎样待人。

    看起来,耶稣似乎只是在要求我们去爱别人,不爱自己。但是,如果你仔细地听,仔细地看,就会蓦然发现,原来并非如此,原来他也在教导我们如何爱自己。“你们愿意人怎样待你们,你们也要怎样待人。”这就是说,你要别人对你慷慨,你就要对别人慷慨;你要别人对你诚恳,你就要对别人诚恳;你要别人对你仁慈,你就要对别人仁慈。总之是:你要别人爱你,你就要爱别人。所以,所有的爱别人,其实都是在爱自己。

    所谓“爱人如己”,并不是不爱自己,而是要像爱自己一样地爱别人,要像爱自己一样地,爱那不可爱的,爱那可诅咒的,可憎恨的。

    但是,如果我们的爱还没有融入到上主的大爱之中,如果我们的爱还没有与那万爱之源连接,我们如何像爱自己一样地爱别人?又如何像爱自己一样地,爱那不可爱的人呢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2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